原本名不見經傳的文藝團體,到了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出一場,身價似乎立馬飆升,主管的領導也有了津津樂道的政績。其實,這些演出多數“搭錢都沒人看,成了自娛自樂”。近日,文化部叫停了這種愈演愈烈的“鍍金”之風。
  如此“鍍金”,並非文化領域所獨有。唐朝的李紳有句詩寫得好:“假金方用真金鍍,若是真金不鍍金。”多少賠錢賺吆喝的鍍金,把作秀當做事,把應景當風景,揮霍的是公款,掩飾的是差距,賺取的是花團錦簇的政績和上級領導的滿意。盛名之下,其實難副。剔除錶面“鍍”的這層“金”,一定會發現“金玉其外,敗絮其中”的真相。
  “鍍金”有時是註水政績。禿山野嶺染綠漆,道旁築起遮羞牆,山頂掘個人工湖……多少政績淪為“政疾”,多少大手筆實為大敗筆,如同給太陽裝空調、給長城貼瓷磚一樣,說起來氣壯山河,其實勞民傷財,荒誕不經。
  “鍍金”有時是自我包裝。有的用學歷包裝,要麼不吃寒窗苦卻戴上了碩士博士帽,要麼弄個“克萊登大學”的文憑四處唬人。有的用雅好包裝,結果成為“某某家”中最高雅的領導,領導中最高明的“某某家”。更可笑的是用名人之後包裝,八竿子打不著,硬要蠅附驥尾。據傳,潘光旦善治家譜,孔祥熙想請他證明自己是孔子之後。誰知碰了一鼻子灰:“對不起,山西沒有一家是孔子之後。”
  “鍍金”有時是偽造口碑。政聲人去後,民意閑談中。大凡為官者,無不看重自己的威望和名聲。然而,碑不自立,名由人傳。有的官員離任之時,偏要弄出個群眾夾道相送、揮淚輓留的場景。據《文明小史》記載,清代有位知府明知自己口碑不佳,卸任時就請來師爺和差役,自導自演一齣送萬民傘、百姓留靴的鬧劇,傘上的名字是胡謅的,傘和新靴都是知府大人買來的。
  “鍍金”完全不同於“煉金”。前者無實事求是之意,而有嘩眾取寵之心;後者則完全專註於目標,埋首於事業。“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是最老實的人。因為只有老實人,才能經得起事實和歷史的考驗。”無論是抓改革、搞建設,還是乾工作、闖事業,都需要多些真抓實幹的“煉金”者,少些好大喜功的“鍍金”者。
  “事如芳草春長在,人似浮雲影不留。”領導幹部的良好形象,不是包裝出來的,也不是吹捧出來的,只能靠真學問、真才幹、真本領、真成績把自己熔鑄成“真金”,才能得到群眾的認可和信賴。周恩來一生位高而不顯,“居官無官官之事”,始終保持著平民本色。陳雲生前一直謝絕宣傳自己,不拍電視,不出畫冊,電視劇《陳雲出川》已經開播了,卻被他緊急叫停。他們不採華名,不興偽事,卻把英名和業績留在人民的心裡。
  鍍金與真金的器物好認,鍍金與真金的幹部難辨。在形形色色的自我包裝、聲勢浩大的政績工程、有意策劃的群眾呼聲面前,領導和群眾很容易被假相迷惑。“有心雄泰華,無意巧玲瓏。”只有建立起科學的考核機制,狠剎“鍍金”之風,才能讓更多的幹部潛心“煉金”、鑄成“真金”。  (原標題:從“鍍金”中照鑒了什麼(人民論壇))
創作者介紹

整合系統傢具

pq56pqfh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